阅读市场陷入两强之争 掌阅能守住半壁江山吗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近日,收购了新丽传媒的阅文集团股价大跌,但市值仍然有468亿港元(人民币411.5亿元)。与之相比业务相近的掌阅科技在A股却只有117亿市值,远不在一个量级。其实在数字阅读市场上,两者的数据表面上可以说是平分秋色,但掌阅的真实差距表现在阅读市场以外的各个领域。

随着掌阅的劣势逐渐明晰,阅文的寡头效应也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掌阅在表面的欣欣向荣背后,既存在着增长的难题,也存在着中国互联网公司普遍面临的困境,即如何在BAT的强势包围之下保住自己的独立地位?

数字阅读增长变缓 新的细分市场兴起

今年,数字阅读用户已经接近4亿,伴随着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消退,数字阅读增长也开始见顶。艾瑞估计,今明两年的用户增长速度将处于5%左右,远远低于前两年12%以上的增速。

具体到各个APP,形势更加不容乐观。从艾瑞的APP指数可以看到,掌阅的月度独立设备数在去年下半年中只增长了100万台,有4个月出现了负增长,在今年4、5月份才有一定改善。QQ阅读也有类似的情况,去年下半年有两个月出现月度独立设备数负增长。目前阅读软件新用户获取的难度越来越大,在没有爆款作品的时候,更容易面临非核心用户流失的情况。

在这样的情形下,已经有一批从业者提前看到市场变化,切入了细分市场。像漫画阅读行业被发掘是比较早的事情,有妖气等平台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快看漫画的迅速扩张把数字漫画阅读推向了欣欣向荣之势。漫画阅读具有生动形象、轻松娱乐的特点,比文字媒介更具有吸引力,分流了一部分数字阅读的用户。

尽管有一定的用户规模 掌阅在竞争上仍面临四大劣势

目前来说,掌阅的用户规模数据表现还是比较好的。易观千帆指数显示掌阅在移动阅读领域排行第一,月指数高于QQ阅读,艾瑞数据显示掌阅月度独立设备数以1.158亿台排行第一,月度总有效时长排行第二,仅次于QQ阅读。

无论是哪个数据,第三名和掌阅、QQ这两家比起来都相差甚远。可以认为掌阅和QQ阅读大致上是平分秋色的,没有哪一方有压倒性的优势。

但QuestMobile通过数据挖掘显示,掌阅的卸载用户有32.3%流向QQ阅读,而QQ阅读卸载用户只有16.7%流向掌阅,掌阅用户存在向QQ阅读迁移的态势。掌阅科技无论是对自己的运营而言,还是对用户的吸引力而言,都存在不少的劣势。

劣势一:阅文集团是腾讯大文娱的一环 生态优势助力阅文内容产出分销

掌阅最大的竞争者就是阅文集团,阅文集团旗下的移动数字阅读APP不只有QQ阅读一家,起点读书、微信读书表现同样亮眼。如果把这些数据都汇总起来,恐怕阅文集团的数据还会更好看。

这些还只是阅读APP的差别,阅文集团旗下众多品牌的优势在于它们的原创产出能力。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潇湘书院等网站可以产出大量的网络文学作品。

阅文集团作为腾讯大文娱一环,在IP挖掘利用上,也有巨大的优势。阅文可以将热门作品改编成影视剧、动漫和游戏,像《择天记》《大主宰》这些热门IP就都攥在腾讯手里。阅文也舍得大笔的资金投入,在布局APP和网站、争夺和开发IP上不遗余力,凭资本之力,很有可能在数字阅读市场再现主宰数字音乐的“盛况”。

劣势二:掌阅渠道推广受制于人 阅文集团有优质流量入口

掌阅APP对手机渠道极为依赖,自己没有渠道也就使得渠道成本非常高,数字阅读业务毛利率随之下降。据界面新闻报道,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OPPO、vivo手机厂商把渠道推广的收入分成比例由50%提高到60%。截止到2017年Q1,用户充值的第三方代收渠道,(主要为vivo、OPPO和华为)占用户充值总金额的46%。掌阅通过硬核联盟或是各大手机厂商的渠道获得了比较好的装机成绩,但也付出了很大的成本。

相比之下,阅文集团不仅有足够的资金争取硬核联盟及其他手机厂商,还拥有腾讯的优质渠道。QQ阅读在QQ有一级入口,在QQ浏览器等腾讯系产品也能够触达,腾讯还有自己的应用分发渠道应用宝,流量优势很明显。

劣势三:细分领域崛起 掌阅未能抓住时机